當前位置:首頁 > 調研報告 > 正文
 

名氣和金錢都有_葛優談名氣、事業、金錢、女人

發布時間:2019-09-29 04:06:57 影響了:

  葛優的笑,是屬于皮笑肉也笑那種,很討人的歡喜,可戲稱為“葛氏笑法”。他出現在公共場合的時候,臉上就會掛著這種笑容,顯得和藹可親的樣子。中國的演員中,不分男女,應該屬葛優名氣最大,因為他是唯一得過戛納影帝的演員。但葛優招人喜歡的地方就是他沒拿名氣這東西當回事。我是拿他作為一個成功男人的角度來聊的。什么是成功男人?依據現時的標準,似乎無非是“名氣、女人和錢”。以下就是我們的聊天實錄。
  名氣這東西
  記者:你怎么看待名氣這東西?
  葛優:這事吧,是這樣,沒成名的時候,特別地想出名。做演員的都想出名,沒一個想著我就做一個普通演員。對演員來說,出名就意味著觀眾認同。
  記者:那對你來說,出名意味著什么?
  葛優:這個嘛,當然有好處,也有不好的地方。
  記者:好處是什么?
  葛優:好處可能就是有時辦事方便點吧。比如說,開車違規,警察罰得輕一點呀;坐飛機,能從經濟艙升到頭等什么的。(想了半天)嗨,也沒什么太多好處。
  記者:不好的呢?
  葛優:不好的就是不自由,像上街什么的,有麻煩,但這個麻煩又不好說。比如說
  上街,有人找你簽個字,你不能說,
  噢,你煩。人是看得起你才找你簽
  字。但是這種事一多,誰都受不了。
  記者:那說來說去,你對名氣究
  竟怎么看?
  
  葛優:不一定出名的就是好演
  員,但好演員肯定是出名的。
  記者:大家普遍認為你脾氣好,
  是你本就如此呢,還是出了名后刻意為之?葛優:都有。本身就脾氣好,從小家教就是這樣,得懂禮貌什么的。再一個從性格上說,我也很溫,北京話說就是比較“面”。當然,出了名,我也確實刻意注意自己的言行。
  記者:怎么注意的?
  葛優:其實吧,我還真琢磨過這事:這人哪,得意的時候,還真不能忘形。
  演員吧,往最好里說,人說你是表演藝術家,但往最不好里說,人就說你是戲子。
  有時候,我們一幫演員在一塊兒,互相說起來,我就說:“咱們誰都別牛,咱們他媽就是一戲子。”
  有人就說:“你丫太不拿自己當人了,咱們怎么是戲子?你怎么這么小看自己?”
  我是這么想:我們可以自己給自己定一個標準。如果你給自己定成藝術家,那么有人說你是戲子的時候,你得扛得住,心理能承受就成。我呢,給自己定一個標準,就是戲子,當有人說我藝術家的時候,我也別暈了。這很重要。
  表演這東西
  記者:我記得你剛出道那會兒,有種說法把你和梁天、謝園等一起稱為“丑星”,你怎么看?
  葛優:也不能說是丑星。因為那個時候,銀幕上缺少像我們這樣長相的人,就是普通的人,按馮小剛的話講,就是扔到人堆里不顯眼。
  我覺得這是走上正常了。當然也不能都是我們這樣的,你說人家觀眾看著看著,又想看英俊的了,這也都正常。
  記者:那么你現在比梁天、謝園都成功得多,你認為是什么原因?
  葛優:這個嘛,也有個機會的問題,有時候一步趕上了,步步都趕上了。另外在選擇戲的方面,我可能比較注意一些:一是自己覺得不滿意,二是從觀念角度看不太吸引人的戲,就別演。
  記者:講講你是怎么茁壯成長起來的吧。
  葛優:從開始來講,主要是《頑主》和《代號美洲豹》,讓我在鏡頭前的自信方面,有了特別大的進步。因為在《頑主》之前,我拍過四部電影,都沒什么反響。演了《頑主》,當年得了金雞獎最佳男配角提名,起碼在圈內,有人注意了。《代號美洲豹》是跟張藝謀合作,張藝謀是個大師,雖然他拍這部戲不是很認真,帶著點玩的意思,但我覺得是個機會,演得很認真。這以后機會就多了,像《圍城》和《霸王別姬》。
  記者:說起《霸王別姬》,我聽到這樣一種議論,說要不是有葛優,張國榮一個人就把大陸演員給襯沒了。
  葛優:其實《霸王別姬》開始我還不想演,因為酬金特別少,戲也不是特別多。但后來為什么演了呢?因為這個人物《袁四爺》在戲里邊是一特別牛的人,所有的人都哈著他,占這么一個便宜,演起來過癮。當然別人也給我做工作,說鞏俐、張國榮都比我牛,跟他們合作也是機會。
  記者:《霸王別姬》在國際上影響比較大,應該說你的名字是從這開始沖出亞洲,走向世界的吧?
  葛優:好像不是。演完《霸王別姬》,國際上那些人還是認不出我。應該說還是《活著》得了戛納獎以后,跟以前大不一樣了。人就說,這個獎全亞洲都沒人拿過。其實,這就是一種虛榮,人有時候需要滿足一下虛榮。
  記者:那你是替亞洲人民滿足了一下嘍?
  葛優:(笑)我自己也得到滿足啊!
  記者:能不能評價一下和你合作過的導演? 葛優:這個特別不好談,容易得罪人。(沉吟一下)如果你換個方式問“哪個導演你覺得最好?”那我就說張藝謀。因為他讓我得了戛納獎。
  記者:作為一個演技派明星,講一下你的秘訣是什么?
  葛優:其實表演這事吧,就是一層窗戶紙,捅破了就行了。我的秘訣就是一條:(在表演上)人家已經用過的,咱就不用。
  金錢這東西
  記者:你挺有錢的吧?
  葛優:沒多少。
  記者:我聽說你一年能掙好幾百萬呢?
  葛優:瞎說。我一年能演幾個戲?掙多少都算得出來。好多事兒都是人想象的,比如我從冕納回來才神呢,有人對我說:“聽說你從戛納拿了2000萬美金回來。”我說你趕緊給我辟謠去,2000萬美金是多少?折人民幣1億6還多呢,我說,這不是他媽找綁架嗎?
  記者:談談你對錢的看法。
  葛優:錢這事吧,我覺得沒夠。但差不多也就行了,還真不能永遠向錢看,要真是徹底向錢看,我現在不知接多少本子了。當然我也想到過,你一時為掙錢濫接本子,就可能把以后毀了,這兒有個辯證的關系。
  記者:詳細說說這個“辯證的關系”。
  葛優:我們有時一塊兒聊天就說,這人吧,什么上帝都給安排好了。比如說,你命里注定這一輩子就掙10萬塊錢,你還別急著掙,因為特早掙到手了吧,你就該死了。所以有時候從某個角度看吧,錢多了是壞事,不是好事。
  記者:怎么個壞法呢?
  葛優:錢多了容易受累。比如說你原來沒多少錢吧,也能過。有了錢吧,可能就要買汽車,買了汽車呢,去玩的時候就多了,玩得一多呢,就耽誤很多事。
  我認識四個人,都是文藝界的,全是開車撞死了,像洛桑、邊蘭星。我就說,他們要是不買車,全都能活到80歲。
  再比如,錢多了吧,又想置房子,然后搞裝修,裝修也會裝出毛病來,像傅春英。
  記者:這么恐怖,那你還不早點歇著,別掙錢了?
  葛優:我從戛納回來,有的哥們就對我說,你現在錢也有了,名也夠,歇著吧,咔嚓一下,不演了,息影了―――這多牛。
  但是不行,這演戲也上癮,我就好這個,沒辦法。
  女人這……
  記者:咱們前面談了名氣、事業(表演)、金錢,這些成功男人的標志你都有了。下面該談談女人了。
  葛優:這方面我沒什么好談的。生平就一個老婆,結婚10年了,現在還挺好。
  記者:你們結婚的時候,你還沒出名吧?
  葛優:沒有。
  記者:那你出名后,沒想過換一個?
  葛優:我是真的一點這個想法都沒有。因為我覺得,現在吧,這漂亮的女孩兒太多了,我有句順口溜,“漂亮女孩多的是,就看合適不合適”。你說你看上這個吧,以后再遇上另一個更好的,你還換不換?你總這么換,不得累死了?
  所以說,這夫妻過日子吧,不能老找那個浪漫的東西。浪漫的時候,沒有柴米油鹽,沒有家務事,一結婚,一“落停”,全剩下家務事了。
  記者:很多演員處理不好夫妻關系,看來你在這方面比較有心得,給介紹介紹吧!
  葛優:當演員嘛,是容易給家庭造成障礙。我剛開始的時候,也有這個問題。比如老出去拍戲,有時候一去四五個月,剩她一個人呆著,有點不像家。但這事兒得磨合,慢慢就好了。
  記者:你們現在算徹底磨合好了?
  葛優:徹底磨合好了,現在比談戀愛時都好。
  記者:就沒覺得過平淡乏味?
  葛優:我現在看重的一點是,當時我們倆結婚的時候,我什么都沒有,我們是在很苦的情況下結婚的:從別人手里花200塊錢買的一個黑白電視機;一張床,兩個柜子,一個舊轉角沙發。我就說,那么艱苦都過來了,現在日子好了,我從良心上說也不能怎么著哇。
  記者:這不算數。那是過去,我問的是你現在的感覺。
  葛優:現在感覺也很好啊。比如說,我就記得吧,有一陣子一到下午5點多我就犯困,覺得累,就躺下睡會兒覺。我就發現有幾次,她輕手輕腳地進屋來,坐在椅子上,不言語,就看著我睡。那時候,天剛蒙蒙黑,我就有種感覺……
  記者:什么感覺?
  葛優:這種感覺,挺神的,說不清,真他媽……溫馨。記者:這么說,你們稱得上是對恩愛的模范夫妻嘍?
  葛優:別這么說,千萬別表揚,這事兒有點邪,你一表揚吧,就吹了。
  記者:給我們的讀者講個你的初戀故事吧。
  蘑優:(笑)真還想不起來了。
  記者:在和你夫人談戀愛之前,你還談過別的女朋友嗎?
  葛優:談過,談了四五個,都是人介紹的。
  記者:那就講講你戀愛的經歷。
  葛優:喂……挺簡單的,有的見了面就吹了,有的能處那么半年仨月的。反正是我被人家蹬的多,不知道為什么。要是我現在沒結婚,要找媳婦,肯定得有一大把吧?那個時候呢,沒出名,你也不能說人家勢利眼,就是勢利眼我覺得也正常。再說我這人性格也實在比較“面”,不是能帶人玩啊,能給人講笑的那種。這個男人一老實啊,就不可能找好多對象讓你挑來挑去的,“壞”才能招女孩子喜歡。當然這“壞”不是說真壞,是調皮那種。
  記者:你剛才說到“要是你現在沒結婚……”什么的,假設現在真沒結,你會找什么樣的?
  葛優:這個,……還真……不好說。
  我和好幾個有錢的人在一塊兒聊,他們都是沒結婚的,但是手里有女朋友,一個兩個的。他們就說,他媽的,真不知道該找誰。他老想,到底她看上我什么了?是不是沖著我錢來的?趕明兒我要是折了,躺醫院里沒人理我,真他媽可怕。
  記者:這又是有錢有名的人的煩惱?
  葛優:可能吧。主要是現在這女孩子吧,真讓人不容易搞懂,看不明白。
  (摘自《良友》2000年第3期)

相關熱詞搜索:名氣 金錢 事業 女人

相關文章
最新文章

Copyright © 2008 - 2018 版權所有 101505資源網

工業和信息化部 湘ICP備14009742號-22

三张牌游戏炸金花